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《发笔小财》。

忽然间,在龙在野诧异中,傲天从空间戒指中,取出了一个大箱子,里面都是一堆断剑,个个都是缺胳臂缺腿,没一个完整的,唯一一个看上去像把剑的家伙,还缺了把手,这些断剑大多锈迹斑斑。

但是作为兵器锻造的大师 ,龙在野看得出来这些断剑都是非凡兵器,虽然经过年久未修,但是剑身上的魔法元素还很浓重,可想而知这些剑在完好无缺的时候是多么强悍和锋利。

龙在野对眼前的年轻人更加看不清楚,但他心中知道傲天以后绝对是个非凡大人物的,他暗暗决定要让叶彤多和傲天来往。

“小天,这些兵器,你是从哪得到的?”龙在野心中在诧异,嘴上禁不住问了出来。

“拍卖会拍卖到的。”傲天回答道。

“拍卖会?哪个拍卖会这么不识货,把这么好的兵器拿出来拍卖,那不是傻蛋一个吗?”龙在野惊讶地问道,“我怎么就碰不到这么好的事情呢。”

“龙爷爷,您是说这些剑是上好的兵器?”傲天心中狂喜道。

“那当然,你别看这些件缺胳膊断腿,但是它身上魔法元素并没有破坏掉,这些剑应该是魔法剑。只要我们锻造师,把这些剑胳膊和腿等补上,那它们能重新焕发生机,又是一件超级好的兵器,当然比完好无缺的时候威力肯定要下降不少。”

“哇,那太好了,总比不能用好多了。谢谢龙爷爷!”

“但是,小天,我想和你商量一件事情。”龙在野笑呵呵地说道。

“龙爷爷,您说。”

“这些剑补上胳膊腿等,都没问题,我们也可以免费帮你补上,不过---”龙在野有点不好意思的说出来。

“龙爷爷,不过什么,您说,我都答应您。”傲天看龙在野吞吞吐吐,非常肯定答应道。

“不过,我想从中挑三件。”

“才这回事呀,龙爷爷,没问题,您随便挑。”

“好,爽快!”

“一言为定。”

两人高兴地哈哈大笑起来,然后龙在野把这些剑收入自己的空间戒指中,他想自己一件一件把这些剑锻造好,让它们充分发挥出魔法剑的威力。

回到住处后,傲天连夜写信给竹轩城的利智,请她来神兵山庄和叶彤对接订购兵器和盔甲之事。

第二天,在交待一些事情给叶彤后,傲天三人和大家寒暄问好后,决定重新上路----

在江南郡,除了水乡古镇闻名全国外,最出名的就是陶瓷。

要欣赏陶瓷,自然要到陶瓷之乡——景镇!

景镇,号称“瓷都”。景镇陶瓷享誉月华,专供岚梦皇室所用。景镇陶瓷中,最闻名遐迩的又是青花瓷。

青花瓷,是用含氧化钴的钴矿为原料,在陶瓷坯体上描绘纹饰,再罩上一层透明釉,经高温还原焰一次烧成的,那珍珠般的素胎上有青色的线条如烟雨般勾勒,蓝色的图纹下是如月光般净白的胎胆。

看到青花,就像是看到挥笔泼墨千里之外,天青色若等烟雨,渲染在菊花台釉色的幻彩,让人着迷!青质细白如雪玉,胜堪和氏壁,月光般净白;质感薄如纸,柔美清净;色泽生辉溢彩,韵味渲染飘逸,体态透澈玲珑犹如佳人婷立,古朴典雅,清新流畅!

既然来到瓷都,当然要欣赏下闻名遐迩的青花瓷,否则枉来景镇

“混蛋?”

这个词让白若宏没有想到,一个孩子如果这样来形容自己的父亲,可想而知这个背后到底有着怎样不可告人的秘密。

“刘伊欣有说为什么吗?”任雯听到这个词的时候心里的感受和白若宏一样,在她所设想的形象里,刘伊欣并不会说出这种话。

李玲茜摇摇头,“她虽然跟我说的话是最多的,但对于自己家庭这件事却是只字不提。这个词还是无意间说出来的,等到后来我再想问的时候,她就说是口误。”

白若宏轻轻一笑,”脱口而出的话有时......

,身停不动。上马出城,望见虏阵有僧,遂大溃。策先战死,仲揆将奔,金止

拿下苍山城后需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,万一何雪昭潜伏起来想杀郑瀚洋的话,哪怕郑寿昌、洪豫章以及重伤的孙明诚全部舍命去拦,最多不过能拦下他两刻钟而已。

包乐足象征性地陪李衍掠出一里远,回头便能望见郑瀚洋。包乐足停下身形,李衍会意,抱了抱拳道:“那就不劳烦包将军远送了,告辞。”

“圣子保重。”包乐足抱拳还礼道,“那就恕不远送了。”

李衍转身便走,向着金铁城的方向疾驰而去。当初一路北上杀了沐白珏一派几个重臣,本以为能在苍山城狠狠打上一场,哪怕不敢催动石塔吸收玄气,多死上几十万人对岳亭川的计划也有帮助。结果却大失所望,沐白珏居然不战而退。

不过好歹也解决了郑瀚洋对自己的疑虑,李衍心情轻松了不少。至于应天途最终要手刃郑瀚洋的事情,李衍只好劝自己尽量不要去想。这一笔一笔的烂账实在过于难算,只有期待船到桥头自然直了。

人在江湖身不由己,如今自己站在比江湖还要高的地方,更切实地理解到了这句话的含义。不光是自己,强如岳亭川、风神秀,又何尝不是被尘事潮水推攘着不得片刻安息,有几人能像子言锋那样潇洒?

李衍一路上思绪不断,再度回到了金铁城。相比于其他城池,金铁城反而在经过战火洗礼后更加繁荣。不断有铁料自北方郑国的方向运来,打好的军器则是用干枯的稻草包好,成捆打包在木箱之内,等待着郑瀚洋的调派。

李衍缓步徐行,并没有直接前往剑炉。不少铁匠自身也是修者,抡着比背还要宽上几分的铁锤,精赤上身敲打赤红的铁块,任由火星溅在身上。打铁的声音不绝于耳,叮叮当当连绵成一曲粗犷不羁的调子。

李衍想起了幼时从南荒森林归来,和妙妙到一家铁匠铺前,请铁匠将那对月狼腿骨打磨成短棒送给姚宇做兵器的事情来。现在看来,那对骨棒的材质已经入不了眼了,但对那时的自己来说,已经是能拿出来的最好的东西了。

不知道旧友们都怎么样了,以姚宇的性子和努力程度,不应该这么久以来从没听过他的消息。难道苍天真的负了这位有心人吗?或者说,他和马大江已经……

李衍摇了摇头,打断了自己那些不好的想象,又再想起了韩凯越。韩凯越应该没什么好担心的,自己和妙妙纵情山水的那七年听过不少关于他的消息。虽说他资质确实一般,以他的修为,在楚国混个皇卫或者在尚武学院当个老师应该不难。

只是日后相见是敌是友就难说了,若他真的当了皇卫或者参军,日后兵戎相见,又该是一番什么样的情形?

李衍继续缓步走着,才发现自己是个极其害怕孤单的人。平日里再怎么也有苏灵儿陪在身边说话,不至于胡思乱想。现在一个人静下来后越想越烦,恨不得这一切都从来没有发生过。

李衍余光扫去,铁匠们都专注着手头的事情,脸上看不出半点金铁城落入敌国掌控的悲切。这等情形若是落在那些谋求一官半职而不得门路的失意仕子眼中,少不得要提起那三寸“青锋”饱蘸热泪写上洋洋洒洒几万字聊表“忠心”。

一个年迈铁匠一锤脱力,眼看那敦实的铁锤就要砸到小腿。李衍也不知是突然发了善心还是如何,轻轻挥手遥遥托住铁锤,缓步走向年迈铁匠,微笑道:“歇歇吧。”

这个不曾因为城池沦陷而有半分难过的年迈铁匠默默放下铁锤,将那还未成形的铁条丢入淬火池不再管它。

年迈铁匠满面伤感之色叹气道:“老了,不中用了。谢谢了,要打什么东西的话,你往左走三间铺子,找一个叫小杨的铁匠,他是我徒孙,技术还过得去。你就说是老张头的朋友,他会卖我这把老骨头点面子的。”

李衍摇了摇头道:“不打东西,就是走累了想找个地方坐坐,顺便聊聊天。”

“跟我这老头子有什么好聊的?”年迈铁匠心口不一地搬出了两条铁质长凳示意李衍坐下,喃喃道,“也好,难得有人愿意搭理我这老头子,今天就不打了。”

“那岂不是耽误了你生意?”李衍笑着掏出一把金币道,“讨壶酒喝如何?”

年迈铁匠并不客气,能在金铁城站住脚跟的铁匠放在外面都是一流名匠,除了批量打造军器之外,给散客打一把兵器基本都在一百金币上下,若是阔斧巨锤一类还要酌情加价。他缓缓自铺子里取出了两瓶粗瓷壶装的水酒,递了一瓶给李衍。

倒不是他存心占李衍便宜,而是这一把金币在他眼里确实不算巨款,他铺子里也没存其他的酒。李衍并不介意,拔下木塞饮了一口。酒体单调而辛辣,没有年份,也就谈不上什么醇厚。

“呼——”李衍长长吐出了一口酒气,他好像从和姚宇、韩凯越喝第一口酒开始,就不曾喝过这等粗劣的水酒。但这一口灌下竟然是说不出的爽快之感,犹如烈火在体内燃烧。

年迈铁匠也痛饮了一口,一脸享受之色。显然以他的经济条件喝这种档次的酒,唯一的原因就是因为热爱了。

“怎么样?这酒可以吧?”年迈铁匠像是在炫耀一样问道。

“可以。”李衍将酒在口中回味了几圈,这才大口咽下。

“还想喝的话,这条潼关路走到头,有个叫卓大娘的,她那有卖。”年迈铁匠一笑起来,红红的酒糟鼻显得更加突兀了,“从小就爱喝她家酿的酒,本想长大了娶她。结果她认识了个叫司马什么的

三日一晃而过。

武道大会开始了。

所有通过天梯试炼之人都来到了百国神山内部。

古风也来了,望着那一座座耸入云霄的神山,大到无边,铺天盖地,势沉力猛,太壮观了。

这座座神山草木丰盛,绿霞缭绕,浓郁的天地元气,甚是逼人,峰顶之上,雾气涌动,仙韵飘渺。

这每一座神山都代表着一位洞主,只有洞主级强者才有资格开辟一座洞府。

一个个惊叹不已。

尤其是里面的神山,殿宇楼台,飞瀑流泉,弥漫着勃勃生机,太美了。

在这些神山之中,是......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《发笔小财》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+

灵念至尊

千叶传奇

灵念至尊

清歌阙阙

灵念至尊

月牙湾wan

灵念至尊

极目天狗

灵念至尊

钦白

灵念至尊

中原盟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