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《重回本心》。

”这实在是件很凑巧的事,但世上却偏偏时常有这种事发生,所他两人却偏偏只记得自己二十年前的酒量,这一番痛饮,自然大

光线碰到争锋剑,立刻被吸收。

争锋剑斩碎寒冰,劈在陨石上,如刀切豆腐一样破开表层,手腕一挑,半个拳头大小的石块被切掉。

石块缺口数不清的光线亮起,争锋剑快速斩下,吸收所有光束。

一手握住石块,石块滚烫无比,如同火山石。

马上到了忍耐的极限,肺中像是一个皮球,下一刻就要爆炸。

林铮此行所需物品已经完成,顾不得在细细研究,返身游回。

顺着来时的路,一路游到凉井下方,快速晃动麻绳。

抓住的麻绳慢慢上升,是刘老汉在上方拉动。

“呼呼。”林铮终于出了井口,毫无形象的坐在地上,大口的喘息。

“小铮,你没事吧?”刘老汉关切的问道。

“没事,刘伯,我还把陨石碎块拿回来了。”林开扬起手中黑色石块开心说道。

“走,我们快快回家。”略做休息,林铮开口说道。

“你要不要在歇歇?”刘老汉眼中有点担忧。

“没事,走。”林铮担心小朋,不敢久留。

刘老汉家的锻造放中,火光闪耀。两人回来之后,一刻不敢停歇,立刻热火朝天的开始炼制铜精。

一块块庞大的岩石被林铮放在绳子上,绳子连着一根滑轮在房梁。

这岩石是从刘家村后的大山开采来的,含有大量的金属元素。

林铮放好之后,另一头刘老汉一拽,岩石就被拉起到熔炉上方。

然后两人在慢慢放在岩石,岩石掉进熔炉后,没什么变化。

刘老汉立马向里面加了杂七杂八的辅助品,可还是微乎其微。

林铮没见过炼制铜精的,不由有点担心,速度太慢了。

这时,刘老汉端出一个铁盆,盆中盛着一盆清水和陨石块。

踩着高凳子把清水倒入熔炉中,奇迹发生了。

一直没什么变化的大岩石,像是被水浇灌的雪块一样,瞬间融化。

不消片刻,大岩石就变成了黄橙橙的一坨不规则铜精,少数也有几十斤重。

两人喜出望外,刘老汉也赞叹道这比他每月从凉井中灌的水还要厉害。接着加班加点的继续炼制,终于在太黑之后炼制出了整整十三坨铜精,三百斤足有了。

两人完成贡品所需,开始休息。

刘老汉执意要陪着大飞,林铮没办法,只能独自回房。

林铮躺着床上,手中把玩陨石块。这陨石块如同火石,还不知怎么发出的寒气。

真是大千世界,无所不有。

手中的黑石比从凉井中拿出时小了一圈,被盆中水吸收了。

林铮拿出匕首想看看这陨石块,到底有什么玄机,在上面扎了几次,还是一点痕迹没有。

看来匕首对它没用,既然这样,林铮拿出争锋剑。

争锋剑出现之后,又是一副看到美女的痴汉样,急不可耐。

试着轻轻刻下陨石块,然后就发现,陨石块被争锋剑吃了一半。

林铮赶快把两者分开,不然这半块陨石块也难逃毒手。

争锋剑失去食物,意犹未尽的贴在林铮的手上。

它发出丝丝气流,气流钻进林铮的气穴。

对于争锋剑的举动,林铮也不陌生了,它这是在吸收体内的寒气。

林铮放任争锋剑吸收,这一下的速度倒是大大出乎林铮的意料。

平时吸收寒气,都是一丝一丝的勾出,这下居然拽出一大片。那场景就像是一缸水,一个用勺子舀,一个用盆衡星和《降魔图录》呢?”

熄灯道长见师弟到了此刻还在犹豫,不禁有些生气,正要开口训斥,赵亮却抢先说道:“这招儿我之前想过,可惜难以奏效。一来,北辰真人是大国师,在玄门方术上的造诣不比咱们差,若是说不出一个过硬的理由,足以证明玉衡星及昆仑派的宝物跟你的东渡有什么必然联系,恐怕不仅不能达到目的,还会被他反咬一口,破坏了东渡计划。二来,就算陛下为了长生,无条件的支持咱们,可是只要北辰老儿把两手一摊,厚颜耍赖说人和宝物都不在他的手上,你又能拿他有什么办法呢?”

赵亮略微顿了顿,接着道:“说实话,直接动手也是万般无奈之举。你之所以还在犹豫,是因为没有看清这背后隐藏的利害。北辰怂恿昆仑派暗算熄灯道长,从表面上说,是为四方山凌霄宫的门徒报仇,可实际上,仍旧是在针对你和东渡大业所展开的破坏行动。要知道,真正能威胁到北辰老儿的人,不是你的师兄,而是身为小国师的我,和有望实现陛下长生梦想的你。只要玉衡星和《降魔图录》在他手上,昆仑派就不得不被他利用,对咱们发动越来越疯狂的攻势,而我们却只能疲于奔命、四处防范。你别忘了,昆仑派号称玄门第一,倘若他们盯上你,有很大可能在道法正统上打乱你的东渡之行。”

徐福听得面色大变,问道:“就算昆仑派来找麻烦,不是还有您在吗?”

“唉,你恐怕指望不上我了。”赵亮看了看郑卢雅,对徐福等人说道:“我和仙姑已经接到天庭的指示,可能很快就要返回仙界,所以接下来还要靠你们自己才行。尽早夺回玉衡星和《降魔图录》,然后让她带着宝物远走高飞,就等于打掉了北辰手里的筹码,避免昆仑派不断纠缠,那样才更有助于之后出海东渡寻访仙山。”

听完这番分析,徐福终于定心,点点头道:“是小道的眼界太浅啦。仙长,您讲的对,救人夺宝的确刻不容缓,今晚就让我陪您和师兄一起吧。”

赵亮笑道:“那倒不必啦。你这个家伙有几斤几两我还是清楚的,去了怕是只能添乱。”

一旁的小黑抢道:“师叔不能去,可我得去啊。总要有个指路的才行。”

赵亮同样拒绝了他:“那个地方还用的着指什么路?从后墙翻进去,就孤零零的一座高塔杵在那里,难不成我和你师父还能跑丢了?”

小黑被他说的哑口无言,低着头嘟囔道:“又不叫俺一起去,上次斗法就没叫我,这次还不让。”

赵亮笑着瞅了瞅一脸委屈的小黑,却并没有理会他那苍白的抗议,就在这时,一直没吭声的小雅忽然开口道:“我说赵神仙,您老是不是忘记了什么?”

“啊?忘记什么?”赵亮一脸蒙圈,不解的问道。

郑卢雅没好气的笑道:“忘记什么?忘记姑奶奶我呀!你这是不打算让我参与行动的节奏吗?”

赵亮闻言赶忙嬉皮笑脸道:“那哪能呢?郑仙姑当然是坐镇中军帐,指挥协调整个行动呀。”

“我呸!你少糊弄我。”郑卢雅道:“你别忘了,我可是受过专门训练的,近战实力远在你之上。而且万一七宝塔里面有什么门锁或机关之类的东西,你和老道懂得怎么解除吗?”

赵亮一听便来了兴趣:“怎么?难道你还会开锁?”

郑卢雅微微一笑:“知道特工间谍是干啥的不?偷情报啊大兄弟!给我一把挂面,我能把一个小区的锁都捅开了,你信不?”

“信信信,”赵亮满脸谄媚:“让你参加行动没问题,不过得先答应我一个条件——等回到局里,你能抽空教教我怎么撬锁吗?”

燕京城皇宫内,惨烈的鏖战已经结束。其实在萧怀忠的兵马进入皇宫,且攻上城头将萧裕抓获之时,战斗的结果其实便已经注定。

城楼上爆发了极为惨烈的一幕,萧招折率领萧裕身旁的五百亲卫进行了猛烈的抵抗,然而终究抵挡女。”卫湛道:“要不是我们牵线。”

唐公碧道:“还是算了,此时是女子有情,若是男子,还可考虑,女子可是要托付终身,如果办砸了,该如何是好,而且如今不过只是落花有意,流水无情。”卫湛叹道:“说的是啊!也罢。”

记住,不要让任何女人进门。她他也许连薛斌这名字都没听说过陆小凤忽然问,你有没有听说过一片委屈愁苦,要知她一生倔强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《重回本心》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+

圣愿SZR兽魂

葆星

圣愿SZR兽魂

温煦依依

圣愿SZR兽魂

独孤十九

圣愿SZR兽魂

黑醋栗

圣愿SZR兽魂

夜夜玩翻滚

圣愿SZR兽魂

汮小道